歡 迎 大 駕 光 臨  歡 迎 大 駕 光 臨  歡 迎 大 駕 光 臨  歡 迎 大 駕 光 臨  歡 迎 大 駕 光 臨  歡 迎 大 駕 光 臨  歡 迎 大 駕 光 臨 
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
歷史上的今天:

論壇通知
返回列表 發帖

本想與她交個朋友。。。

本文來自:多姿多采 創作與製圖論壇http://colorful.joinbbs.net/★ 或網路,轉貼請注明出處! 發主題者:若隱若現 您是第324位瀏覽者
家住苗栗鄉下的我,趁著寒假期間,約了國中的死黨B君,一起去找同是死黨的C君聊天,由於C君家住海邊,而且家裡是傳統的三合院大家族,於是C君提議到靠近海邊的一條產業道路上去,當時時間已接近晚上九點,而且我們是在一個燈光昏暗(不到五燭光的燈炮)的一個路燈下聊天。

記得聊沒多久,就看見遠方有一位身穿高中冬季制服(黑外套、黑長褲)的女生朝我們方向走來,對三個同是高中且均無女友的三位大男生而言,不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,於是有人提議看這個女生長得漂不漂亮,如果漂亮就交個朋友等等;就在她走近我們約五步的距離時,直覺告訴我們:她好醜!所以三人就不在意的放棄了這個念頭,而這女生就這麼從我們面前通過並往海邊方向走去。

就在我們忘記這個女生後沒多久,她又出現在同一個地點往我們方向走來,對於住在市區的我和
B君而言,並不感到意外,因為她可能繞個彎而已,可是當我們兩人看到住在海邊的C君,臉上竟出現異狀,我們隨即問他怎麼了?他說: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出現在同一地點,她必須經過一處濃密的防風林以及一處亂葬崗(住在海邊的居民,習慣將海邊飄來的無名殘缺屍骨,集中一區用甕裝起來,每年七月半會為它們祭祀),而且她並不是當地人怎麼會熟悉這樣的路線?

於是我們三個便突然好奇了起來,剛剛只是遠遠看了下,覺得很醜就沒仔細看了,於是三人協議這次可要好好看看這個女生到底是何方神聖,怎麼有這個膽量在深夜時分出現在這個地方。等待的時間氣氛凝結,我永遠記得就在她離我一步的距離,我清楚看到她的臉——一個沒有五官的臉(眼睛、鼻子、嘴巴的部位都是一個個窟窿),我本能的低下頭,靜靜的等待她走離我們的身邊又往海邊走去,我們三人都沒有講話,我不講話是因為我怕是我的錯覺,一直到住海邊的同學開口說你們看到什麼,我們才一致說出剛剛所見的一切,答案都是一致的:沒看到五官。就在我們不知所措的同時,住在海邊的同學就說,不可能的啦!一個人運勢不好可能會遇上,可是我們三個男生陽氣那麼重不可能的啦!聽完他的說法,我們頓時壓力減輕不少,於是我們沒理會剛才發生的事繼續在那裡聊天。

聊著聊著,一聲淒厲的叫聲劃破寧靜的夜晚,那是
B君的叫聲,本能的我們順著的他的眼神,他的眼神直楞楞地望著我們兩人的後方,當我們兩人同時也往後面看的時候,我也終於知道B君為什麼要尖叫了,因為那個女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站在我和C君的後面,那個沒有五官的臉就這麼貼近在我們兩人的後面。

就在一陣驚嚇之後,三人踉蹌的狂奔到
C君的家裡,而我和住市區的B君當時也只想趕快回家,於是各自騎機車打算回家,就在離開C君家門口不遠,又在那個產業道路遇上那個女生(那是從海邊回市區的唯一道路),這次我們要回家,而那女生也是往市區的方向在我們前方。從三個人變成只剩兩人,內心的恐懼在我們臉上清楚的寫著,我們互望了一眼便各自加足的油門往前衝,不知道是心虛還是真實,在通過那女生的一刻我全身一陣雞皮疙瘩,好不容易衝到大路口,
終於鬆了一口氣,回過神來發覺
B君怎麼還沒跟上,繃緊的神經立刻又湧了上來,心想:我總不能不顧同學,可是我又實在沒有勇氣再回去找他,內心的交戰讓我不知所措;好巧不巧,剛好旁邊有一戶人家正要關鐵門,我馬上叫住那位老伯伯,簡單敘述發生的過程,老伯伯答應陪我回去找那位同學,就在剛才經過那個女生的地方,看見B君正吃力的站起來,我問他怎麼回事,他說不知道為什麼,剛剛在騎經過那個女生的身邊時,有一股力量拉扯著他,於是他就摔車了,那位伯伯馬上阻止我們繼續交談,勸我們趕快回家。

事隔三天,
B君的姊姊被發現陳屍在大學校園的噴水池,身上穿著救生衣,沒有任何外傷,沒有任何自殺嫌疑,警方最後以懸案結案。就在出殯的當天,住在海邊同學的父親跟我們說,其實那天我們碰到的那個女生,根據他的判斷,應該就是一個女鬼,她可能有某種冤屈而衍生變成厲鬼,當時正要出來尋找替死鬼,而為什麼找上B君,原因是:第一次看到她出現時,提議要和她做朋友的就是B君,第二次躲在我們背後,也是讓B君最先看到,其實在第三次他摔車時就要替身了,只可惜B君是男生身體,替不了身,所以就在B君牽好車子要騎回家時,那個女鬼已悄悄的坐在他的後座,跟他回到家裡,找到了他的姊姊,而他姊姊就這樣成了一個冤魂。
[隨機語錄]:

想不到只是想交個女朋友
也會累死人
真的好可怕
[隨機語錄]:

TOP

返回列表